憂鬱症治療專區

家中有長輩的你是不是相當熟悉呢?常會聽到長輩嘆息自己的年紀、沒有人再需要自己,或是向家人抱怨自己的身體病痛,身為家屬的我們面對這些言語,除了安慰他們似乎也束手無策。老化必然會發生,但因年歲漸長,情緒低落、憂鬱找上門來,千萬不能當作必然!這些病痛與悲觀可能是憂鬱症的展現,身為家屬的我們一起來看看下面振芝的治療案例,看看得以如何幫助家中的長輩!

生活中的任何改變又或者一成不變,都可能成為壓力來源。當生活中出現了壓力,多數人會試著靠自己調適,努力讓自己適應壓力環境。但當壓力事件層層疊起,開始感到應接不暇而難以承受時,身心都會出現問題,例如整天持續性的焦慮、煩躁、憂鬱、身體不適、失眠等問題,影響原有的生活品質。

長期慢性或是反覆發作的憂鬱症常常不只病人自己覺得是種持續而沉重的負擔,對於家人甚至於整個社會都是一種不得不的承載。即使抗憂鬱劑、電痙攣療法和心理治療可以縮短憂鬱症的憂鬱期時間長度,但只有三分之一的病人服用第一種抗憂鬱劑時有改善;即使不斷嘗試各種抗憂鬱劑,甚至同時使用兩種以上的抗憂鬱劑,也只有三分之二的病人得以緩解。憂鬱期緩解之後的維持治療則是預防復發所必需的。

隨著科技進步,現代人壽命越來越長,台灣人口老年化的現象,使得社會對老年人口的心理議題開始加以重視。當生命來到晚年,對自己人生的上半場是否滿意,是否感到有意義?此階段,因著身體機能逐漸老化,老朋友、老伴逐漸於人間退場,也會面臨各種失落議題。如何不受年紀影響,對內在保有自主感受,於資訊快速輪轉世代依舊保有自身價值,甚至持續創造價值,是我們所有人都需要面對的功課。

受邀至永齡健康基金會TRANS新創論壇的唐子俊診所院長唐子俊醫師表示,或許沒有人覺得自己會得到憂鬱症,然而擁有25年臨床經歷的他觀察到,每個月約有1,500人到他的門診求診。這是一個非常可觀的數目,代表很多人因為壓力造成情緒困擾和不適,並達到需要就醫的程度。憂鬱症或躁鬱症的趨勢上升與台灣失業率或離婚率呈正向關係,台灣人因心理壓力導致疾病的人數正逐漸上升,壓力造成的精神疾病可說是社會的一大隱憂。其實不僅在台灣,根據聯合國世界衛生組織(WHO)的資料,全球患有憂鬱症和躁鬱症的病患人數亦呈現上升的趨勢。更有人預測2020年全世界有三大疾病需要被重視,憂鬱症便是其中之一。(您可能會想看:專家告訴您 憂鬱症症狀發作、檢測、診斷與治療

現代人生活步調緊湊,工作壓力大,能夠擁有良好的睡眠品質是維持身心平衡的重要指標。而何謂良好的睡眠品質,雖然在主觀感受上各有差異,但期待躺下不久就能入睡,睡眠時數足夠,並且起床時神清氣爽,有睡飽的感覺是一般大眾普遍對於"睡得好"的期待。除了因壓力造成的睡眠困擾,焦慮症或憂鬱症亦時常合併失眠問題。在日新月異的醫療技術下,如何能找出具有療效,但又能減輕現有治療可能的副作用,是現代醫療的共同目標。(您可能會想看:不用依賴安眠藥,6步驟好眠心法

當孩子走入青少年期,除了面對台灣的升學壓力之外,更進入對同儕互動最在意的時期,青春期對於外界互動、言語、他人眼光,都在意無比。良好的友伴接觸、互動對於社交發展以及適應外在環境是相當有助益的。然而,惡性的互動,卻會讓人際關係成為孩子的壓力源。

「睡不著」這件事在每個人的生命中都曾經發生過,不論是學生時期面對考試壓力輾轉難眠,出社會後,因著工作壓力而焦慮到難以闔眼,亦或是因為自已的親密關係而愁到無法進入夢鄉,有時候當下的事情過了,壓力源走了,又能回到平常的睡眠狀態。

憂鬱症是什麼樣子呢?在我們的想像裡可能是很多的眼淚以及負面情緒堆疊起來的樣貌,無止境的負面思考、低落的情緒纏繞在身上。事實上,憂鬱症不僅只有情緒上的憂鬱,可能也會出現失眠、噩夢、躁動、解離、幻聽幻覺,以及沉重的絕望感。這些感受並不會時時刻刻都存在著,就像溺水的人頭浮在水面上,手腳在水面下掙扎著,站在岸上的人卻無法第一秒便看清對方需要協助。

憂鬱症藥物治療的目的,就是為了改變這些神經傳導物質在突觸間的濃度,藉此緩解憂鬱症症狀。一般而言,副作用是短暫且輕微的反應,噁心和嘔吐是抗抑鬱藥常見的兩種副作用,此過程必然將使個案感到諸多的不適,及影響服藥、甚或就醫意願,倘若如此,還能怎麼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