傷在我身,緩解我心—自傷個案的血與淚(1)

2020-09-18

自傷行為的背後,可能蘊藏著巨大的壓力與痛苦(圖片來源

作者:振芝診所實習心理師 陳品妤

疼痛的感覺,應該是個體的保護機制,提醒我們身體有某個部位正受到威脅。但對於自傷個案而言,用刀器、滾水、拔頭髮等方式刻意製造出疼痛及傷口,反而是他們僅有抒發壓力的管道。

肢體殘害(mutilation)的定義為:「藉由割斷,或改變身體某一主要部位所致的嚴重傷害行為。」在多數的案例中,受傷的主要部位位於皮膚,雖然傷害不致於引發生命危險,但遺留下的駭人疤痕卻會永遠跟隨個案,以及可能造成肢體功能上某種程度的損傷。

自傷行為可能發生在人生的不同階段,程度也有輕重之分。確實會有部份個案希望透過自傷來吸引注意力,進而獲得他人的關心及關注,在青少年階段這個現象並不少見。撇除好奇嘗試或吸引注意力這類意圖,會出現自傷行為的個案,通常心裡都承受著巨大又難以言喻的壓力和痛苦,他們在成長過程中缺乏機會學習表達自己,環境讓他們不足以信任跟依賴他人,所以唯一能夠自己控制的,便是決定傷口的大小、深度,並透過看著血液流出的過程來得到情緒上的撫慰。

自傷也有可能是精神疾患的其中一個症狀,強迫症、厭食症、邊緣型人格疾患都可能伴隨自傷行為。讓個案的反應穩定下來的不二法門,是真誠地認識這個疾病,而非視它為一齣戲劇。謹記,一個人罹患疾病並不能代表他的本質。

--本文摘錄自美國知名心理治療師Steven Levenkron《割腕的誘惑》一書。